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陌上槿花》陌上槿花免费阅读 妖孽受 陌上槿花女王受

更新时间:2020-06-30 07:19:13

《陌上槿花》陌上槿花免费阅读 妖孽受 陌上槿花女王受 已完结

《陌上槿花》

来源:酷匠网作者:琉妆分类:现代言情主角:苏夫人,侯府

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琉妆原创小说《陌上槿花》,主角是苏夫人,侯府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,书中主要讲述 李仁怀进京第三日夜间,便悄悄去了回春堂看望姐姐、姐夫,让他们告之双亲苏子策虽无性命之忧,要治愈却颇为费时,少则两个月多则半年,自己...展开

《陌上槿花》免费试读

李仁怀进京第三日夜间,便悄悄去了回春堂看望姐姐、姐夫,让他们告之双亲苏子策虽无性命之忧,要治愈却颇为费时,少则两个月多则半年,自己在平昌一切安好,且勿担心。

且说苏子策因中毒太深,李仁怀日日为其运功逼毒,到得第五日上,再怎么运功,也无法逼出丝毫,而苏子策每日仅清醒半盏茶时分,进一点药膳后,便又晕睡过去。

李仁怀调换方案,改以梅花针敲打其要穴,辅以针灸、火罐拔出毒血,再辅以汤药清除余毒,十余日过后,苏子策方才渐有起色,每日也有一两个时辰清醒。

苏子策身为皇帝妹夫、骠骑大将军,本就位高权重,此番又击退狄国入侵,立了大功,皇帝为了彰显皇恩浩荡,每日着人前来问询病情,又赏赐老参、鹿茸等名贵药材无数。太子刘晟厚及大皇子成王刘晟睿更数次亲自登门看望,以示亲厚,均与李仁怀有数面之缘。

苏夫人心中感激李仁怀劳心费力,来到京城一月有余,每日只围着苏子策转,除了拔毒疗伤便是配方制药,还未曾走出过定安侯府,心中颇觉过意不去。这一日,恰逢苏子策精神较好,吃了药后靠在塌上与闭目养神,苏夫人便让苏翠菡、林翰轩陪李仁怀、木槿出去走走,看看京中风土人情。

四人俱是年轻人,能一并出府游玩,自是兴奋不已。大苍国近年风调雨顺,百姓生活日渐富足,加之今年大败狄国已无外敌之扰,是以这年关将近之时,京城各家各户张灯结彩,准备迎接新年,大街小巷具是一派喜气洋洋,端的是热闹非凡。

到得集市,众人更是被琳琅满目的商品绕得眼花缭乱。苏翠菡直拉着林翰轩去看首饰绸缎,木槿却被一间琴坊叮咚之声吸引,与李仁怀寻声走进一间琴坊。

只见坊间挂着笛、箫、琵琶等各类乐器,房中几个琴架上摆放着七弦琴。靠墙设有梅菊等花卉,里间门上设有一帘,帘后传来阵阵琴声,想是老板为了招徕生意而设。

木槿离开辛豫郡时走得匆忙,并未将琴这等笨重之物带上,如今听得琴音,只觉技痒。琴坊老板见两人衣饰不俗,忙上前招呼:“小姐、公子可有入眼的?小店的乐器可是京城一绝,绝找不出第二家来,两位喜欢什么尽管试试。”

木槿将琴架上的琴拔弄了一番,老板跟在她身后问道:“小姐可还满意的?”。木槿身上并无银钱,想着先去寻了林翰轩,让他来给自己买,便摇遥头,转身欲走。

老板却怕失了生意,满面堆欢地招呼道:“小姐果是高人,这些俗物都看不上眼,我这里尚有一珍藏精品,还请小姐稍侯片刻。”说罢掀帘而去,不一会儿捧着一个黑缎长条包袱出来,轻轻搁在条案上,缓缓打开包袱,动作轻柔,显是珍藏之物。

打开来却是一把外形古朴的七弦琴,琴身甚是简约,琴尾刻有两三枝梅花。木槿伸指在琴上轻轻一划,琴声如珠落玉盘般清润,心中甚是喜爱,便在案前坐了,左手虚按,右指轻拔,弹了一曲《平湖秋月》。木槿学琴日短,且多日未曾练习,技艺不甚娴熟,但胜在她性情恬淡随和,竟别有一种空灵意境。

一曲终,余音袅袅中,一位锦衣公子拍手从门外跨了进来。此人面方嘴阔,一身枣色缎袍,腰缠白玉盘丝腰带,端的气度不凡。他打量了木槿两眼,赞道:“好琴!好曲!好一个妙人儿!”

李仁怀一看极是眼熟,却是前几日在侯府中所见的大皇子成王刘晟睿,上前一步躬身便拜:“草民......”

刘晟睿见他一动,忙伸手扶住,打了个哈哈道:“李世兄,咱们真是有缘,可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!”

李仁怀便知他微服出行,不欲让人知道身份,也拱手道:“刘世兄所言甚是。舍妹刚刚妄弹一曲,只恐污了刘世兄之耳。”

木槿上前福了一福,轻声道:“刘公子。”便退到李仁怀身后。

刘晟睿举起右手食指左右轻摆道:“令妹弹此曲,虽略有生涩,却别有一番情趣。正好初次与令妹见面,这琴就当是我的见面礼吧!”说罢让随从付了银子。

李仁怀生性豁达,对一把琴这等小事也不计较,只略推拒几句,便即收下。刘晟睿顺便问了苏子策病情,又邀请李仁怀到王府作客,李仁怀应了,两人又客气一番,方拱手别过。

木槿笑道:“仁怀哥哥足不出户,居然还认得如此阔绰的朋友。”

李仁怀压低声音道:“此人乃是大皇子成王爷。”

木槿咋舌道:“想不到堂堂王爷如此谦和。”

李仁怀蹙眉道:“他断不会无故套这近乎,此人心机颇重,你以后可得离他远些。”木槿心下却不以为然。

李仁怀抱了琴,带着木槿走出琴坊,却寻不到苏、林二人,两人自行四处走走看看,晌午过后便回了侯府。

回府后,李仁怀让下人将琴送回房中,两人去看苏子策。到得正屋门口,丫环说侯爷已用过药膳,正在小憩。李仁怀点点头,走进里屋,见苏子策斜靠在软塌上与苏夫人闲话,身边并无下人。

李仁怀见苏子策面色苍白,往日脸上浮现的青气已几不可寻。伸指搭在苏子策腕间,但觉得脉象虽是微弱却也平稳,知道那金血蛤之毒已去了十之七八,只需要按时服药调理即可,心下甚是欣慰,觉着自己这一个多月费尽心力也是不枉。

苏夫人听得苏子策病情缓解,想着这些日子担惊受怕、寝室难安,总算是熬了过来,忍不住红了眼眶,拉着李仁怀的手道:“仁怀,这些日子辛苦你了!”又对木槿道:“林姑娘也受累了!”

李仁怀为苏子策驱毒期间均带着木槿,说话行事在她面前从不避忌。苏夫人见李仁怀待木槿非同一般,瞧那神色,倒似一对小情人。私下问过李仁怀,知道李仁对她的心思,便也将她当自家人,行事说话也不再隐瞒。木槿冰雪聪明,几天下来,便看清李仁怀与苏家的关系,想到和蔼可亲的李姨竟然是当今天子的胞妹,李仁怀竟是皇帝的外甥,不由咋舌。李仁怀叮嘱木槿,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不要与外人说,否则会与双亲带来大麻烦,木槿忙点头应了。

苏夫人拉着苏子策的手对李仁怀道:“想当年姐姐避世离京,声称若非有性命攸关之事,切勿打扰于她。如今候爷身逢其险,不得已让仁怀千里奔波,本该亲自登门拜谢,但恐姐姐不愿见我等。日后你回家,再代我向你爹娘致谢!”

李仁怀听她提到父母,忙站起来应道:“是!”又道:“原本是一家,也不必如此客气。”

苏子策死里逃生,心中感慨万千:“若非仁怀医术精湛,本侯只怕过不了这一关。日后我定向陛下保举,让你到太医院当主事。”

李仁怀忙辞道:“姨父过奖了,为姨父解毒仍仁怀份内之事。仁怀闲散惯了,最怕受官场那些条文约束,保举之事就不劳姨父操心了。以姨父现在境况,估摸还要三两个月才恢复正常行动,姨父务必安心休养,切不可心急。”又叮嘱一番,告辞回到竹语院。

木槿一回到房中,便迫不及待取出琴来放在窗边长案上,轻轻拔弄,听得琴声悠扬清脆,不由爱不释手,便坐下弹了起来。刚弹了曲首,便听得窗外传来一阵清越的笛声,竟是应和着自己的琴音而来,当下便振作精神用心起来。琴笛声清脆、笛声悠扬,交织在一起,犹如两只彩蝶相伴穿梭在如云似霞的繁花中,轻风佛过,花瓣漫天飞舞,蝶儿随着纷纷扬扬的花瓣一起旋转跳跃,哪分得清是花还是蝶。

一曲终,空气中弥漫着温柔迤逦情愫,木槿心中满是柔情,抬眼看向窗外,却见李仁浩站在那同竿修竹之下,一袭青衫飘飘,一手负于身后,一手握着青色玉笛,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。

木槿痴痴的看着他,只觉得一颗心酸涩的痛着,如沉沦在万劫不复的境地,半晌方低下头轻声问道:“仁怀哥哥,你还会吹笛啊?”

李仁怀见她神情由温柔渐转凄苦,心中难受万分,却故作轻松的粲然一笑:“槿儿可是嫌我这笛声污了你的曲子?”

木槿嗫嚅道:“我怎会嫌你,我从不曾嫌过你。”说到此处强笑道“我只是从来没听你吹过。”

李仁怀左手捏个剑诀,右手举起长笛轻划半圈,身体随着旋转一圈道:“这可是为兄行走江湖保命的家伙,一般人哪能轻易示人!”

木槿啐了一口道:“这玉笛一触即断,如何能用来保命?怕是你又唬人吧!”

李仁怀轻笑道:“你这小丫头懂得什么?且让为兄使几招给你看看,也叫你开开眼界、长长见识。”说罢右手持笛,笛头指向下,双手抱拳一个起手式,随即舒展身姿舞了起来。他姿态修长潇洒,招式舒展轻盈,如凤舞九天般行云流水,只看得木槿心旷神怡。

《陌上槿花》精彩评论:

恭喜阁下成为修真界唯一锦鲤!您的奖励清单如下!1:每天早上6点30分,修真界最大仙女团体组合YCY48叫早服务:每天起床第一句,先给锦鲤打个气!2:无限制日期各大宗门畅游通行证一张。3:如果锦鲤先生来到斗马宗,可凭身份兑换肝血宝马一匹以及低阶魔兽一只,并赠送永久紫云翼烤鸡翅自助餐券。4:由圣龙宗提供一次九龙拉棺送葬服务:帝王服务,殡至如归!5:魔电宗电音小王子吴一鳗SKR演唱会永久观摩券一张:嗨skr人!……各种欢乐,力荐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