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花开时分:纯悫皇贵妃》三生三世花开时分佳人 GV 花开时分:纯悫皇贵妃完结版

更新时间:2020-07-04 14:19:12

《花开时分:纯悫皇贵妃》三生三世花开时分佳人 GV 花开时分:纯悫皇贵妃完结版 已完结

《花开时分:纯悫皇贵妃》

来源:酷匠网作者:Ammilia分类:穿越主角:朱蕊,绣墨

《花开时分:纯悫皇贵妃》作者:Ammilia,穿越类型小说,主角:朱蕊,绣墨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夏末秋初,朱蕊的‘培训课程’也已接近尾声,绣墨对她的字指点的原来越少了。很快,绣墨不再硬性规定她每日必写千字,但是却开始要求朱蕊专...展开

《花开时分:纯悫皇贵妃》免费试读

夏末秋初,朱蕊的‘培训课程’也已接近尾声,绣墨对她的字指点的原来越少了。

很快,绣墨不再硬性规定她每日必写千字,但是却开始要求朱蕊专攻女红。朱蕊这回可真是一个头两个大了,什么手绢、香囊都必须亲自制作,刺绣。以前哪里做过这个,不是用错了线,就是刺破了手指,经常把手绢染得血淋淋的。无奈嬷嬷天天来监工,朱蕊只有咬牙坚持。

深秋时节,耿嬷嬷病了,先是受了风寒。请大夫来瞧了几次,一直不见好。后来愈发重了,胤禛命人请了京城里有名的大夫来看了几次,也束手无策。朱蕊端茶倒水,伺候在侧,看着嬷嬷日渐憔悴,心里也不免酸楚。

那日初雪,朱蕊早早起来,准备去厨房给嬷嬷熬粥。绣墨神情肃穆地走了进来,“姑娘,去看看嬷嬷吧,怕是不行了。”

朱蕊顿觉天旋地转,浑身无力。她强撑着,和绣墨赶去。刚进院,只见月茹刚扶着乌喇那拉氏缓缓地从里面走了出来,看见朱蕊,强挤了一丝笑意,“妹妹,进去看看吧,嬷嬷……怕是不行了。”说完,又用手绢擦了擦眼角,似在抹泪。

但朱蕊看得真切,那精致的脸上,连半滴泪珠都没有。若真伤悲,眼中怎会如此平静。一瞬间,朱蕊觉得乌喇那拉氏的温婉似乎太过寒冷。是呀,耿嬷嬷即便曾是四贝勒爷的乳母,但尊卑有别,做主子的能做到这里,已实属不易。

朱蕊很为嬷嬷悲凉,早年丧夫丧子,辛苦了大半辈子,临死换回得也仅仅是主子的一声哀叹。

主子就是主子,奴才任何时候都还是奴才。

朱蕊淡淡地行礼,送福晋出了门。她的心凉透了,她要回去,即使这一世已死,也不要再在这里看人世凄凉。进了房间,就看见耿嬷嬷合眼半躺着依在被跺上,身上穿着早就准备好的寿衣,头发梳得一丝不乱,发髻上插着赤金的发簪,耳畔戴着粉彩珐琅的耳环,眉眼也仔细地画好,唇上点了香沁的胭脂。

朱蕊轻轻地走了过去,仔细地端详着她这一世的亲人,姑姑是何时眉眼间的皱纹加深了?我怎么没有注意到,是何时起,她的头发全都花白了?初见她时,不过几月之前,怎么短短的时间,她竟老了这么多?

“雯杨……,你来了?”不知什么时候,嬷嬷睁开了眼睛,昏暗混沌的眼睛,“过来,让姑姑再看看你。姑姑怕是不行了。”

朱蕊听话地坐到了床边。

“雯杨啊,我走了,这偌大的王府就剩你一个了,你该怎么办呢?”嬷嬷吃力地拉住她的手,“过了年,你也该进宫了。我们这些做奴才的,生是主子的奴才,死了还是主子的奴才。……主子的吩咐,我们必须办到。……姑姑就是再舍不得你,也只能让你去啊。雯杨……别恨姑姑,我……我也是身不由己……若你真的进了宫,好好照顾自己……只记住一句话,小心驶得万年船,切莫急功近利……那宫里的是非,不是你个孩子就能洞悉的。安静的活着……啊?别恨姑姑,否则……我纵死也难瞑目……”

“不,不会的,我怎么会怨恨您的。您待我这样好。我不恨您,真的,我不恨您。”

耿嬷嬷听了,费力地挤出一丝笑容,“好,好孩子……姑姑知道你心善……但这世上……恶人多,你千万要留心……切莫被算计了。啊?……你要当心,对人别太实了……好了,我也累,让我睡一会儿……”

朱蕊静静地守着耿姑姑咽下最后一口气,陪着这个女人走完了她四十五岁人生的最后一刻。此时朱蕊觉得心绞痛,她想哭,嘴张了半天,就是发不出一点声音,眼泪在眼眶中打转,硬是没有掉下来……第一次,她亲眼看着身边的人去了,第一次觉得待在一个死人身边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。她甚至想替姑姑再梳梳头,或是再替她上妆。她还有好多本事没有告诉姑姑,她很想再看姑姑眉眼具笑的样子,很想看她检查自己刺绣时蹙眉的样子,很想……

她这样坐着会不会觉得累?她说她累了,不是吗?

朱蕊爬上床,试图将耿嬷嬷放倒。泪眼模糊,大滴大滴的泪珠,噼里啪啦地砸在耿嬷嬷的脸上,但就是唤不醒她。

一阵惊呼,接着有铜盆掉落的声音,外界一片嘈杂声。朱蕊听不到了,也看不到了,眼前只能依稀地看到嬷嬷的脸。忽然,她感觉有人进来了,他们架住了她,死命地往外拖。

朱蕊挣扎着,大叫着:“放开我,放开我。她累了,她要躺下,让我帮帮她,求你们……”眼前一黑,整个世界都沉静了。

要回去了吗?真好……

当朱蕊再次醒来时,睁眼看到的,依旧是是高高的,榫卯交错的木质屋顶,不用转头,她也知道床边有一张木制的圈櫈,稍远处是一张同材质的圆桌,桌上会放着一套半新的青花茶具,桌旁还会有三张相同的圈櫈。最远处是一个木头屏风,黑黢黢的,上面雕刻的花开富贵。衣柜在屏风后面露出一角,看不真切。

为什么?为什么回不去?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!朱蕊无声地哭着,她好害怕,这偌大的一个世界,如今真只剩她一个人了。

“姑娘,醒了?”绣墨的声音突兀地传来。

朱蕊仰头看去,绣墨就坐在圆桌边,眼睛红肿,眼下泛青。桌上放了一个半旧的黑漆锦匣。她先倒了杯茶,端过来,又慢慢地将朱蕊扶了起来,递与她,方才说道:“人死不能复生,姑娘再伤心也要保重自己。若身子哭坏了,内务府的遴选该如何应付?难道等上面怪罪下来,累及家人吗?”

“我还能做什么?想回去也回不去了,终究要老死在这了。”

“姑娘节哀吧,绣墨只说一句,这日子还是得过,姑娘的路今后怎么走,务必要小心谨慎。那锦匣里是嬷嬷多年来的体己,姑娘收好,以后进宫用处多得是。”说罢,绣墨转身离开了。

我今后的路?

我今后的路还能是什么样的?不早就被规划好了。进宫,得见龙颜,得圣心,再经历后宫无休止的尔虞我诈,斗个你死我活后,身心俱疲地孤独终老。耿雯杨的一生原该如此,不是吗?

她来到梳妆台前,看着镜中的耿雯杨,“你是个怎样的人?如果是你,你就甘愿用自己一世的幸福换家人的平安吗?雯杨,你能听见吗?我好想跟你说说话……”伸手触碰镜面,冰冷的感觉透过指尖传遍全身,心依旧跳得不紧不慢。这一世的耿雯杨真的死了,留下了绝美的躯壳和凄凉的命运,这一切如今成了束缚朱蕊的枷锁。

她靠在镜子上,任由凉意入心,喃喃地问道“我该怎么办?我回不去了,你也回不来了?你是去了我那里吗?我们该怎么办?”

屋外,寒风呼啸着,似阵阵哭声;卷起了满地枯叶,肆意飞舞旋转着,如即将香消玉殒的灵魂,在挣扎,在不舍……

四爷开恩,准耿嬷嬷的灵柩停在朱蕊的小院里,待七日后破土发丧。朱蕊担心绣墨和小莲害怕,早早地打发她们回房睡觉,自己则留下来烧纸。耿嬷嬷早年家破人亡,如今身边也只有朱蕊一个亲人。虽说是名义上的姑姑,但是这段时间朱蕊还是深刻感受到了她的慈爱。如今她孤零零地躺在这,自己应该多陪陪她,和她说说话。

一连守了五夜,朱蕊也觉得困乏,正想起身走到院子里去活动活动。却发现胤禛不知何时,站在了自己身后。吓得她一下跌坐在地上。

“你先下去,我想和嬷嬷说几句话。”

“是,奴才告退。”朱蕊连滚带爬地出了屋,却没走远,轻手轻脚地折回来蹲在门外偷听。

胤禛跪在火盆前,一边烧纸,一边说道:“嬷嬷,您见到皇额娘了吗?她好吗?您能告诉她,儿子很想念她吗?……皇额娘跟您抚育我长大,如今皇额娘走了,您也走了,真心疼我的人都走了,这偌大的世界,只剩我一个了。我该怎么办?您走了,我能为您做的,也只有偷偷地来看看。您二十岁入宫做我的乳母,把我拉扯大,一直都陪在我的身边,可现在……这世上,如今真剩我一个了……”

胤禛的话句句刺到朱蕊心里,孤独、害怕、茫然、无助是他们此时的感受。就像要跌入悬崖的人,面前只有一根稻草,明知道即使抓住了也一样会死,但仍要拼命抓住,飞蛾扑火般地执着。现在的朱蕊也是一样,胤禛就是她的火,即使会烧得遍体鳞伤,也想拼尽全力给他幸福。

胤禛,我想牵你的手,从心动到白头。

过了许久,胤禛站起来走了,但没走几步,他转过身,直视着耿嬷嬷的灵柩,良久,他才缓缓地说道:“嬷嬷,你求我的事,我应了,必定保她周全。”

《花开时分:纯悫皇贵妃》精彩评论: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Ammilia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朱蕊,绣墨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Ammilia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花开时分:纯悫皇贵妃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朱蕊,绣墨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